短篇随笔,锦瑟大运
分类:1010cc标准版

“来了,来了。师妹丫,怎么了?”又是一身白的天钟离出现了

谢谢为数不多的人对我的鼓励……

皇后却以下届皇上的名义下了另一道旨。

        “不必,身在后宫谁没有被人说过闲话,这些又算得了什么。”祈贵妃用手抚摸着手中圆纱扇上绣的牡丹,低头说道。细微的阳光洒在祈贵妃身上,她白的像是在发光,黑长的睫毛像羽扇一样扑扇扑扇,而颈后的桃花烙在阳光下也仿佛得到了滋养,红艳地栩栩如生。她身后的锦绣似乎有些看呆,宫中怕是没人再能与她争艳了吧,锦绣心想。

Paste_Image.png

急急忙忙跑来一个12岁左右的侍女——小易“翩翩姐,这是怎么了。”因为和菀悦殿里的人处了些日子,所以比白翩翩小的,大家都叫她翩翩姐,比她大的就叫翩翩了。

朴槿惠刚走,就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她恶狠狠的看了白翩翩一眼。她身边的一个小丫鬟--小菊傲慢的开口“还不拜见慧贵妃?!”

有人传,当年皇后就是被猎人所伤,最后虽被皇上带回了宫中,却也因此伤了心。

图片 1

锦瑟流年(目录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想着曹操,曹操就到。

才打定注意,门外已经一片跪地声了。

谢以年赶紧起来,整整衣裳,迎了出去。

玉带环腰,龙袍加身,面如冠玉,目如点漆,举手投足间,霸气流淌,无可掩饰的天子贵渭姿态。

无论怎样,能讨好这样的人,应该是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的。

谢以年忽然觉得任督二脉都通了,声音清脆的跪地迎接,“恭迎皇上,皇上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龙锦烨眸子一转,看了她一眼,女装打扮,身子纤细,腰细如柳,一头浓密黑发垂至两侧,原来略带婴儿肥的小脸,此刻已经消瘦,越发的显得一双眼睛乌黑晶亮,闪烁发光。

“身子可大好了?”龙锦烨轻轻问了一句。

“回皇上,身子大好了,臣叨扰贵妃娘娘太久了,恳求搬回经天大人那边去住。”难得天子肯开口跟她说话,她赶紧禀告心中所想。

忽然便是一室清静。

连严清漪都感叹,果然,初生牛犊不怕虎,还真是敢想敢说啊!

龙锦烨高高在上的睥睨了她一眼,“你就不怕叨扰经天?”

啊?

谢以年抬头,有瞬间短路。

叨扰经天?一开始不就是你,皇上大人,把自己安排在经天的院子里头住的么么么么!

现在说什么叨扰!

谢以年无言以对。

只是,龙锦烨也不需要她有言以对,直接下旨了,“即日起,你搬至碧云宫,吴喜,领她过去。”

谢以年继续莫名,碧云宫,自己住一个宫,那自己是主子,还是丫鬟。

有点呆。

“妹妹还不快谢过皇上。”严清漪在一旁提醒。

“谢皇上隆恩。”谢以年赶紧道了一句,贵妃娘娘说得对,是福是祸,先谢过再说。

严清漪过去扶起谢以年,笑盈盈道,“恭喜妹妹,以后我们姐妹好好伺候皇上,妹妹先跟吴总管过去看看,择日我们再登门道喜。”

“谢姑娘,请。”

吴喜领着谢以年走出了揽月宫。

“恭喜皇上,又得一位佳人。”严清漪眉目含笑。

龙锦烨伸手捻起她的一缕黑发,低低道,“清漪不生气?”

“臣妾不敢。”严清漪顺势靠了过去。

“是不敢?还是不想。”龙锦烨环住她的腰,往里间走了进去。

“只要皇上喜欢,清漪,清漪,……,总该是皇上喜欢就好。”

“甚合朕心,后宫的妃子,如果都像你这般,善解人意,那就好了。”龙锦烨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为皇上分忧,是臣妾分内的事。”严清漪低低说罢,小手抚上了面前人的胸口。

后宫粉黛,又何止三千,除了贵淑贤德四妃,年年选秀,等着皇上恩宠的,又何止谢以年一个,她生得了这个的气,又生不了所有的气,从进宫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,后宫,从来不需要妒妇。

而这边厢,吴喜领着谢以年走进了碧云宫。

碧云宫比较偏,离皇上的储秀殿最远,但是,风景独好。

门前青石板小道两旁种满了潇湘竹,后院里头各种花草摇曳,还有一条小溪流经而过,泉水清澈,可见鱼虾。

谢以年表示很满意。

宫里还有丫鬟,小太监。

谢以年看了看吴喜,低低问,“这宫里,我是主子?”

“嗯,姑娘是主子。”

谢以年看着满室的器皿,满花的院子,还有娇艳的丫鬟,呆萌的小太监,瞬间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不用跪,都起来吧。”谢以年把他们招呼起来。

一个年纪稍稍大的姑娘站了起来,“小姐,我是你的大丫鬟素风。”

“哦,素风。”谢以年拉过她的手,一脸亲热。

素风指了指其他人,介绍道,“这是二丫鬟彩云,这个是小丫头绿丫,这是大太监吕蒙,这个是小太监吕松。”

“彩云,绿丫,小蒙子,小松子,好了,我认得了,都起来吧。你们该干嘛干嘛,我先逛逛。”

谢以年前前后后把园子都逛了一遍,越逛越是感叹,果然,普天之下,当属皇宫最败家。

一个小小的碧云宫,家当可是不小啊。

不知道自己打烂弄破了,需不需要赔的,毕竟,自己不是真正的主子,不过是寄住在这里而已。

毕竟身子才好,一圈下来,竟然有点精疲力竭的感觉。

回屋,发现一切已经井井有条,桌上还已经摆上了晚饭。

素风迎了上来,“小姐,晚饭好了。”

“太好了,正好肚子饿了。”谢以年坐下来,发现他们都还站着,又站了起来,把他们一个一个摁了下来,“都别站着,坐下来一起吃,你们这么一群人,看着我一个人吃饭,我可吃不下。”

“小姐,这于理不合,我们奴才,怎么能跟主子同桌吃饭。”素风赶紧站了起来。

“你不说,我不说,他们不说,就只有天知地知,我们知,其他人,哪会知道那么多,在这屋里,没有主子奴才,来,大家一起吃饭。”

“这,这,这,怕是不太好……。”素风很是战战兢兢。

谢以年夹过一鸡腿放她碗里,“别磨磨唧唧的了,吃饭。”

然后,大家愉快的吃了一顿合伙饭,宣告愉快的生活从此开始。

不用寄人篱下的感觉,真是太好了。

谢以年吃饱,睡了长长一觉,起来,便觉得精神充足多了。

素风过来,要帮她焚香沐浴。

谢以年摆摆手。

我今天要干活,把我头发随便绑成两股就可以了,或者,弄成小蒙子,小松子那样的也可以。

素风打死也不敢帮她弄成小蒙子小松子那样的,只能简简单单的帮她绑了两条辫子。

“你们有事就做事,没事就帮忙一起,把花园里头的落花都收拾起来。”谢以年一边说,一边率先已经走出了屋子。

素风,彩云面面相觑,她们的事,不就是要照顾主子吗?

两人赶忙跟了过去。

园子里,落英缤纷的花瓣,谢以年一边收拾花瓣,一边整理野草。

素风:小姐我们来就好。

彩云:小姐,你看,你的手。

她们一惊一乍,谢以年淡定如松。

“你们怕脏,就去那边坐着得了。”

她们出生皇宫,娇生惯养,可以理解。

素风和彩云哪敢坐着,赶紧加入了拔草的行列。

主子带着奴才,一通劳作,到黄昏时候,花园终于弄得整整有条了,院子里还晒满了各种花,一室的花香和青草味。

谢以年指使着小蒙子小松子搭上了葡萄架,种上了葡萄。

绿丫最兴奋,围在谢以年身边,跑腿跑得最勤奋。

彩云和素风相视一眼,忧心道,“小姐一心都在田间花间的,完全没有伺候皇上的自觉,长期以往,可怎么好?”

素风年纪稍大,伺候过多任主子,知道后宫没有皇上的宠爱,便是活得奴才都不如。

她这个新主子,怕是还没有明白个中的种种。

罢了,还是得慢慢提醒。

“小姐,你看,天快黑了,这些明天再弄,先去收拾收拾,万一皇上过来了,可怎么好?”

谢以年抬手,擦了擦头发,“皇上会过来吗?”

素风语噎。

谁能知道皇上什么时候过来啊!

可是,作为后宫的女人,不是得要时刻准备着吗。

“万一皇上过来了呢?”素风弱弱再提醒一句。

谢以年看了看自己一身泥土的样子,心下了然了,后宫女人,哪有一身泥土伺候皇上的呢!

可是,转念一想,她又不是后宫女人,并且,她做飞贼的样子,皇上都见过了,这一点泥土又算什么。

“皇上不会过来的。”谢以年高声一句,该干嘛还干嘛去。

徒留素风,彩云,满头黑线!
……
下一章:锦瑟流年(十四)以技伺人

点个喜欢呗@@

“小鹿何德何能,怎么可以做翩翩姐的妹妹呢。”小鹿吓到了,立马起身准备跪下。

小鹿又激动起来了“这怎么可以不激动呢?先别说这个了,你…翩翩姐,我先给你去拿冰块。”说完立马跑出去了。

民间,禁止猎物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白翩翩抱着小鹿冷眼看了她们一下“我应该说过吧,我出现的地方,不要让我看到你们,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白翩翩点点头“小鹿,你别老是那么不淡定嘛,别激动,别激动。”

很多年以后,现任皇上一个人默默来到山中。

      “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,只不过这贱婢将送去给皇上的桃花丸子给打翻了,妹妹我也就随便教训一下这小小的宫女而已,姐姐这都要插手吗?”祈贵妃低头看着青衣宫女,她脸色已有几道明显的巴掌印,泪盈盈的双眸注视着自己,比起可怜,她看到的更多是刺骨的寒冷。大概是自己看错了吧,祈贵妃收回视线安慰了自己一声。

小鹿慢慢的睁开眼“翩翩姐?翩翩姐,你的脸没事了吧。”

小菊一把拉住白翩翩,还想给白翩翩几巴掌,白翩翩又是几巴掌过去,然后又一个过肩摔,小菊躺在地上呻吟。(其实白翩翩学过一点防狼术的。)“就一个下人,主子还没说话,那轮得到你插嘴。”虽然说白翩翩不喜欢等级制度,但是特别不喜欢狐假虎威的人,所以对这个小菊有点狠。“慧贵妃,我告诉你,以后我出现的地方别让我看到你,不然我见一次打你一次。哼。”白翩翩冷冷的说,慧贵妃被白翩翩的眼神吓的后退了一步“我…我才不怕你呢。”白翩翩也没理她,转身走掉了。

只是,另一个女子的挑衅,使她的爱恨掺杂。所有的人都以为,那个男子是死在了贵妃的裙下,却不曾想到,皇后一剂药下,皇上驾崩。

        “回娘娘的话,这是奴婢去世的母亲教我的。”看着祈贵妃呆滞的眼神,青鸢起身去厨房带上一碗桃花丸子打算送去皇上的宣政殿,走前她不忘和祈贵妃嘀咕一句,“这桃花丸子要用桃花酒煮着吃才香呢。”

“小鹿,别理他,傻子一个。”白翩翩笑了笑,这让小鹿很是惊讶,因为白翩翩给人的感觉是很温柔的,“小鹿,等你伤好了以后,我们到外面去吧。”

小鹿惊讶的嘴巴都可以塞鸡蛋了“你遇到慧贵妃了?你的脸是她打的吗?”

“母后——”

     

“别问了,快去喊医生…大夫,快去丫。”白翩翩有点焦急“小鹿,小鹿,对不起丫,都是因为跟了我这个没用的,还好强的主子,你才你才…”白翩翩似乎想到什么似的“天钟离,天钟离,你在哪,快出来丫。”

白翩翩有点感动,小鹿是自己来这边第一个关心自己的人“没事,就是要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什么慧贵妃的女的,简直就一傻子。”

“我——”贵妃不知皇后为何会出这一句。只是脑海里突然闪出不久以前她恃宠而骄地向皇后冷笑“这皇上自是谁都爱的,看谁能得到他的心罢了.........”

      “清城哥哥,我已有一个月身孕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,就当是为了孩子。就说近几天怀上的。”看到祈贵妃神色慌张,白清城便知道此事涉及甚大,自然为了贵妃会保护好秘密。

白翩翩带着点哭腔“你都快没命了,还想着我。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你了。”

白翩翩出于无奈也就拜了一下,但是那个慧贵妃却不打算放白翩翩走,慧贵妃伸手摸了摸白翩翩的脸“真是漂亮的脸蛋,漂亮的想让人毁了它。”白翩翩还没反应过来,脸上已经有了一个手掌印子。

只是皇后依然沉默不语。默默地将后宫除妃位以下的管教好。

      原本一切看似美好的结局却被打破,祈贵妃因为难产大出血,大人与小孩只能救一个。“清城哥哥,救孩子,我们的孩子。”祈贵妃抓着白清城的手,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就让他隐瞒。“吱呀”白清城从产房出来,怀里抱着一个孩子。青鸢一声不语便冲了进去,她看着祈贵妃狼狈的样子,跪着过去握着她的手。

白翩翩一把抱着小鹿“小鹿,别说了,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。”白翩翩顿了顿“小鹿你愿意舍弃你以前的姓,跟我姓吗?我知道这很难,我可以给时间你考虑。”

摘要: 谢谢为数不多的人对我的鼓励朴槿惠刚走,就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她恶狠狠的看了白翩翩一眼。她身边的一个小丫鬟--小菊傲慢的开口还不拜见慧贵妃?!白翩翩出于无奈也就拜了一下,但是那个慧贵妃却不打算放白翩 ...

“姐姐,请原谅过去妹妹的年幼无知,是妹妹不懂事,都是妹妹的错,妹妹认打认罚都甘愿,可是姐姐请救妹妹一命吧........”

        “娘娘,娘娘,谁死了?娘娘,您冷静!”锦绣用力摇晃祈贵妃,尽力使她冷静下来。祈贵妃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锦绣,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,锦绣让祈贵妃靠在她的怀里,轻轻地抚摸着祈贵妃的背。“没事了,没事了,您安排的事情我马上去查。”

小鹿眼神亮了一下“翩翩姐,你说什么呢?只有等到皇上大赦天下的时候,我们说不定才能出去。”

回到菀悦殿后,小鹿看到白翩翩那红肿了的聊,担心的问“翩翩姐,您怎么那么晚回来呢?担心死我了,路上没遇到什么人吧?”

大家觉得,或许皇后的位置早晚有一天会被他人取代,或者太子的位置也将不复存在。

        “青鸢,好名字。以后你就待在呈祥宫做事,以后锦绣会教你呈祥宫的规矩。”祈贵妃说完便示意锦绣回宫。

摘要: 小鹿出去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回来,白翩翩有点担心。因为在现代的时候看过很多关于后宫之类的电视剧,因为得罪了什么妃子而死掉的一些无辜的人。虽然白翩翩并不怕她们来找自己的麻烦,可是现在来伺候她的人就倒霉了。白 ...

“可恶,你给本宫站住。”慧贵妃气的脸都变得狰狞起来了。

皇后并未多言,待太子立君之后,未带一名侍从,一个人隐居山中了。

      白太医后脚跟刚离开呈祥宫,整个皇宫便都知道祈贵妃有了身孕,一些趋炎附势的小人看得宠的祈贵妃怀上了龙嗣,便更加争相来讨好。

“好,你以后就叫白魅。那你先休息,她们敢伤害我的人,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。”

白翩翩来火了,从小在家里谁不是顺着她的意的,今天居然被人打了。白翩翩二话不说,顺手给了慧贵妃俩耳巴子,白翩翩向来都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有仇也会加倍的还回去的。“看清楚点,不是谁都能,或者都会让你打的。”还没等慧贵妃反应过来,白翩翩便向菀悦殿走去

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宫里的风向终究是变了。

图片 4

小鹿立马摆手,:翩翩姐,就是因为你对人和善,所以小鹿才想保护好你,不让你受伤害,可是小鹿好没用。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翩翩姐,小鹿怎么可能不喜欢翩翩姐呢。小鹿也是的,母亲在小鹿很小的时候死了,父亲喜欢赌钱,后来把我卖给别人当童养媳,后来那家人又把小鹿送进皇宫…”

女官慢慢扶着皇后起身,这肃静的女子不发一语,眉眼低垂地瞧着自己的儿子,又蹲下仔仔细细地将太子的衣饰抚平,摸了摸太子的脸蛋,嘴角扯出一丝苦笑,离开。

        “也好,上一次白太医来也是一个月之前了,夏天就要来了,怎的老是有点反胃。”祈贵妃说着又感觉胃里一阵翻腾,也不知是不是最近天气转热的原因,竟开始有点馋杨梅了。过了片刻,锦绣便带着白太医来了。 

“哇,谁丫哇,这么狠。居然对这么个美人下手。真是不会怜香惜玉丫。”天钟离用法术救了小鹿,顺便让白翩翩那红肿的脸消肿了。请注意,是顺便哟。

皇上下葬的那天,贵妃被赐予了鸩酒。

        “好大的口气,红人?”涟漪气汹汹地抬起头来,发现说话的人是祈贵妃便赶紧低头行礼。“仗着皇上几天盛宠就这么大的架子,安贵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”祈贵妃慢慢走到安贵人面前,注视着安贵人的眼眸。

本文由时时彩1010cc版本发布于1010cc标准版,转载请注明出处:短篇随笔,锦瑟大运

上一篇:【时时彩1010cc版本】短篇小说,流年若许丶在爱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